俞敏洪:培養孩子沉穩的心態是成功的基礎

  王晶:各位觀眾,大家好!今天非常有幸請到了俞老師。俞老師,我印象最深的就是大概五年前俞老師講新東方已經上市,錢不存在問題了,作為一個企業家或者說作為一個父親,我在想拿這么多錢有什么用。于是,想做更有意義的事,就選擇了家庭教育這個方面來投入。我也跟俞老師合作了很多年,走過了很多城市,明顯地感覺到家庭教育越來越受歡迎。兩年前,全國婦聯提出家庭教育要立法,在提議的過程中,新東方也給予了積極的推動力量。家庭教育這個事業非常神圣,而且整個過程處于良性循環,新東方今年是第五屆家庭教育高峰論壇,讓我感覺到大家共同關注的力量。在這五年中,俞老師肯定有很多體會。我記得最開始的家庭教育講座是在廣州,那個時候來聽的人不是很多;今天是一票難求,上周在南通舉辦的講座也是一票難求,有人就坐在地上聽。這種輝煌有您的一份功勞。您有什么體會?

  俞敏洪:我覺得這種家庭教育,父母更多的是愿意聽專家或者過來人的感想或者指導,它不僅僅是一個比如說家庭教育辦得越來越好這樣一個結果,更多的是現在的家長們,尤其是年輕的家長們, 80后家長占多數,甚至90后也有開始當家長的了,因為他們從小長大的過程中一直是被寵愛的一代,當他們做父母的時候發現不知道如何把父母做好,因為他們自己還是孩子的心態,還沒有從父母的叫做關愛的影子中間走出來,突然發現自己要全身心、負責任地照看自己的孩子,他們比較惶恐。他們本身是獨生子女,又生了獨生子女,家庭教育沒有經驗可以借鑒。實際上,這是年輕的父母們更加愿意接受家庭教育的指導的一個重要的原因,它不僅僅是因為新東方做得越來越好的原因,實際上這是一個大趨勢。其次,當初我做家庭教育論壇也不是說因為新東方上市后有錢了,當然有錢是一方面,更重要的原因是我從自己做家長發現家長真的很難當。小時候覺得我父母當家長就那么回事,父母不認字,我們就那么長大了。

  但回首的時候,發現父母身上很多做家長的理念,把它理論化以后其實可以提到很高的高度。比如說,父母作為榜樣出現、怎么樣培養孩子善良的個性和與人為善的品德等這些東西在中國的上一代家庭,甚至更老一代的家庭中是一個很自然的話題,但它現在變成了一個必須是反復討論的話題。比如說,現在你讓家長們堅持這種價值觀:做人就得善良、真誠、與人為善,很多人會反駁你,因為他覺得這樣做人得不到好處。我只能說經濟的快速發展導致人們暫時的這種價值觀的扭曲,使為人父母者對到底應該怎么樣做父母有點兒迷茫。在這個時候,家庭教育的指導、理論或者像專家的講課等就變得很重要。孩子出生后是一張白紙,可以畫成一張很好的圖畫,這個其實就是父母要做的事情。從我周圍大量觀察到的,有的父母做得很好,有的很差,希望總結這些案例,原來做父母這幾點是要抓住的,那幾點是可以放手的,于是,就把專家召集起來發表意見。

  王晶:我覺得家長對于這個需求還是基于要提高家庭教育質量,大家越來越對實質的內容有要求了,而且來的嘉賓也是帶著一些問題來探討的。其實,家庭教育沒有一個固定的模式是可以讓人照搬的,在這種情況下,新東方家庭教育研究與指導中心破門而入,這一點特別好。

  俞敏洪:實際上,家庭教育的理論從古代到現代把理論搜集出來,還是非常完整的,但從理論方面來說,沒有一個理論是100%正確或者100%錯誤,但總的方向是要對的。實際上,在實踐中很少有家長能夠把理論100%的付諸實踐,在面對一個孩子的時候,他對孩子感情的差異,家庭條件的差異和個性的差異,都會帶來不同的方式和方法。所以,現在中國家庭教育對家長更有說服力的還是案例的研究,告訴家長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

  王晶:前提是孩子的個性。

  俞敏洪:把案例融入里面家長更容易接受。你發現講理論的時候家長注意力不會集中;你講一個故事的時候,家長立刻眼睛就大了,他馬上想:我的孩子是視覺能力強還是聽覺能力強,立刻就跟自己聯系到一起。我意識到了以后,第一是講案例,就是我碰到的家長和孩子所發生的事情;第二是提出具體的這件事情你應該怎么去做的這樣一個方案。比如說講到親子教育的時候,你有沒有帶著孩子去露營過?有沒有帶著孩子去看太陽升起?,家長就會想起,我應該這么做。但如果得從普通老百姓的角度來說講故事還是蠻有效的一個方法。

  王晶:我開始跟您感覺是一樣的。講太多的理論之后,大家可能對不上他那個問題所在,所以我們就講具體故事,家長很感興趣。有些家長抱著一個目的來,就是你教我兩招怎么去對付我的孩子,實際上不是這樣的。您認為家庭教育主要受教育的是誰?

   俞敏洪:家庭教育受教育的肯定是家長,我覺得夫妻兩個人都要受教育,可能母親起的作用會比父親要多一些。

   王晶:父親是引領,母親是實施。

  俞敏洪:大的方向上父親起到作用,但是孩子習慣的培養是母親的作用。我現在發現這么講也不一定有效,所以現在我上來就告訴家長要做什么,比如說讀書,家里有沒有書柜?這個就是實實在在的東西。大概有20%到30%的人就沒有書柜,這樣讓孩子變成有才華的人是不可能的。再看你家里的書柜有多少本書,比如說有1000本書,當然菜譜什么的不能算,家長就有了這些實施性的指標。

這些書是什么書,我們可以列書單,你也可以去自己買。再下面就是要求父母和孩子每天在睡覺以前至少要讀半個小時的書。這樣,不管家長多么笨,他都知道這是我應該做的。實際上家長需要這個東西,因為你講了半天,家長要這樣或者那樣以后,他搞不清我具體要做什么。形式在某種意義上就等于是內容,你家里有書柜,如果再限制孩子不玩電腦、不看電視的時間,他自然就去讀書了。

  王晶:有一個問題我有些困惑,您說的讀書,在網上讀書算不算讀書?

  俞敏洪:這個朱主席也講到了,讀書是一種情趣的培養、心情的培養,我一直認為書香門第一定是有紙質書的。我也有電子書,但是我覺得如果能拿到紙質書讀,我一定要讀紙質的,因為這是一種感覺的培養。拿到一本紙質書的感覺,不管你說詩情畫意也好,還是情趣昂然也好,比拿電子產品電子書的感覺要好。電子書是一種替代品,當紙質書攜帶不方便,當發現沒有紙質書或者紙質書不夠多的時候,這個時候電子書就起到一個替代的作用,這是比較重要的。在電腦上讀書更加糟糕,因為你不能24小時看著孩子是不是在讀書。它有兩個壞處:第一,眼睛會受到傷害,因為電腦的熒光屏對孩子的眼睛肯定有影響;第二,現在的信息很多都是自動推送,看著看著電腦一條信息彈出來,就去看那個信息。實際上,培養孩子沉穩的心情也是成功的基礎。

  王晶:心里感覺都不一樣。

   俞敏洪:對。老一代人拿著一本書在樹底下讀書的場景,還有在臺燈下讀書的場景,這是一種感覺。我很難想象抱著電腦在床上看,好像不是那個感覺。

   王晶:但我覺得未來網上閱讀的人會越來越多,因為從小就面臨這樣的問題。

   俞敏洪:數據表明消滅紙質書是不可能的,雖然中國的電子書網站越來越多,但在書店里紙質書的銷售量其實并沒有下降太多,只不過人們不去書店買了,而是在網上購買。比如我原來常跑書店,現在不跑書店了,但跟以前買的數量是一樣多的,因為它有收藏的價值,而電子產品是沒有收藏價值的。我家里十幾處墻壁全是書柜,我覺得這個對孩子也是一種影響,他在書柜中的感覺會不一樣。

   王晶:這個問題我還有一點和你不一樣的想法,就是書的收藏價值。您認為讀過的書還有收藏價值嗎?

   俞敏洪:我覺得不值得讀第二遍的,我會送出去或者獻給新東方圖書館,因為可能會有人跟我的興趣不一樣。但我讀過的書值得保留的都會放在家里,因為有一份情感。有的時候,我甚至抽出一本書來,看到上面寫著幾月幾日買的,比如說,1982年10月某日在某某書店買,它給你的生命帶來連續性。

   這么說吧,假如說讓我十年之內什么都不能碰,只能碰書的話或者最多只能碰五本書,我會挑選我能背誦出來的書。人最重要的當然首先必須能活下來,物質生活不至于讓你到饑寒交迫的狀態,在這個前提之下,物質生活的差別已經不能影響你這個人的精神生活了。比如說現在我家有400多平方米,我已經覺得很舒服了,當然跟我同級的企業家相比的話是沒法比了,但我過得非常幸福。我只有幾個條件:里面都是書;兩千塊錢讓我過一個普通人的生活也夠了,剩下的就是去讀書了,欣賞大自然,能夠徒步走向遠方,就已經滿足了。

   王晶:您說到書的時候,像前面有一道光,您一直追著走的感覺。

   俞敏洪:對。如果我一輩子選擇做一件事就是讀書;如果兩件事就是讀書加走路;如果三件事就是讀書、走路加朋友;如果允許我做第四件事,那就是做教育和新東方。因為我前面做的都是獨善其身,后面就是接濟天下。  

   王晶:您再說一說家庭教育需要什么樣的內容?

   俞敏洪:我覺得家庭教育的內容,第一個是孩子成長的故事;第二個是當好父母的故事;第三個父母失敗的案例也非常重要;第四個是理論高度,把它變成一個體系和一個學科來對待。中國的大學好像還沒有家庭教育專業、家庭教育學位,這個我一直想呼吁教育部來做這件事情,因為中國未來家庭教育一定會變成一個特別重要的專業。

   王晶:這也是一個趨勢。

   俞敏洪:對,這樣能夠培養專業人才。

   王晶:非常感謝俞老師給我們一個家庭教育內容的前景。在您的呼吁下,爭取我們的大學盡早地把這個科系建立起來。

   俞敏洪:如果能夠搞一個專業的話,家庭教育專業應該是一個非常好的專業,這比MBA專業更重要。

  王晶:非常感謝!以后有機會我們可以再深入地聊一聊。今天就到這兒了。

更多家庭教育內容 點擊 新東方家庭教育

福宝视频app下载安装_福宝视频app在线_福宝视频app免费下载_幸福宝视频